快捷搜索:

父母,是我们和死亡之间的一堵墙

"父母是我们和死神之间的一堵墙,父母在,你看不见死神,父母一没,你直面死亡。"

近日在某档综艺节目中,一位嘉宾关于亲情的一席话戳中不少人泪点。亲情,一个被提起我们就热泪盈眶的话题,此刻也不例外。

﹏ ﹏ ﹏ ﹏

《我们一直在疏忽父母和长辈的生命》

作者/阎连科 摘自《我与父辈》

我们这些做晚辈儿女的,总是要把父母对我们少年的疼爱,无休止地拉长到青年和中年。

只要父母健在,就永远把老人当作当年三四十岁的壮年去对待,永远把自己当成少不更事的孩童去享受父母给我们的心怀和疼爱,哪怕自己已经是壮年,而父母长辈们已经步入老年的行列里。

因为这种疼爱河流一样源远而流长,我们便以为那疼爱是可以取之不竭的;因为取之不竭,用之不尽,所以我们也并不把那爱放到心上去。

许多时候,甚或把那疼爱当作累赘和包袱,当作烦琐和厌恶,想把长辈的疼爱扔掉,就像扔掉长在我们背上的瘤。

直到有一天,长辈老了,父母病倒了,我们才明白父母和长辈,都早已为了生活和儿女、日子和碎琐,精疲力竭,元气耗尽;而我们,也已经早就不是了少年和青年,不是了青年和壮年。

对父母和长辈生命的疏忽,如同我们常年在暗暗吮吸着父母和长辈的血液而当作可有可无的水。到了这时候,我们想起我们原是父母的儿女了,是长辈的晚辈了。

父母和长辈,在此之前,他们为我们做了他们能做的一切。可我们,能做的一切却都不是为了他们呢。

现在,他们年迈了,不能下田耕作了,不能到车间工作了。而陪伴他们的,只能是赋闲的无奈和一日日的衰老时,甚或从他们迎面走来的日子里,只能是疾病和死亡时。

我们该明白我们的角色不光是自己儿女的父亲和母亲,不光是妻子的丈夫、丈夫的妻子,不光要为自己的事业、贪念努力和钻营,我们还应该把我们欲望中的努力拿出那么一丁点儿给他们,把我们十个指头中的二十八节指骨分出一节来,让他们使用和抚摸。

应该让他们清楚地感觉到,他们这一生,是确确凿凿生过儿女、养过儿女、有着儿女的。

……

从那儿望出去,我们都已可以清楚地看到死亡了,可以听到死亡走来的脚步声,可以听到死亡在路上的交耳言谈和细语,可以看到死亡手持的通知和预告。

这样,我们就不能不正面去考虑与它的答对、应酬了,不得不去考虑今后面对命运与死亡时的态度和同死亡答对、争论、打斗时的说辞和尊严。

因为活着终归是要有着最后那一日;因为终归有着那一日,也才必须要认真地去考虑、安顿那些活着的事。

他们是我们一出生就看到的人,但是要真正读懂他们,可能需要用掉我们一生的时间。

他们包容我们的懵懂、任性、胡闹,也担心着在没有他们的未来,我们孤身一人在这世间的生活......

正如林语堂所说“人生幸福无非四件事:一是睡在自家床上、二是吃父母做的饭菜、三是听爱人讲情话、四是跟孩子做游戏”。

”父母在,不远游,游必有方”,愿我们能弥补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的遗憾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